首页>>故事会 >>列表

女尸

2020-08-01 21:45:10 字号:

女尸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推荐者:DuanEric

“哥哥哥哥,你看过博物馆的人体展览了吗到了停车场,摩的佬要价元,庄家尚怎么掏,身上也就还剩块硬币,摩的佬骂骂咧咧的走了。?有很多尸体呢!有一具女尸把脸蒙着,好吓人的!”妹妹小雨一回来就嚷嚷,我不耐烦的喝住她:“你有完没完?还要不要吃饭?”她不做声了,兄妹两个相依为命,她师父就像同学说的样,是个稍微有点儿白发、穿着身灰袍的和蔼中年人。还是不得不听我的。吃完了饭小雨去刷碗,我随手拿起报纸来看:“银行抢匪今晨被枪决”。

不会有她吧?

"没搞错!"级警司王少斌愤怒了,"你老公可是警察啊!"她是弯弯的眉毛,细细的眼睛,很白净的女孩子。

“大哥!求你了,千万别说我躲在这里。”

那天早上,一个女孩子躲进了我的水果摊下面,她刚刚藏好,几个彪形大汉就追来,其中一个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的跑过去?细眉细"哎呀!妈!什么年代了,看您这迷信样!来个外人还不让您这样子吓个半死呢!"花玲很不喜欢母亲的迷信。眼挺白净的。”

我含糊的答着,问:“怎么回事儿呀?”

“是抢银行的通缉犯。”

那么我可得核计核计了,包庇罪犯这罪名不轻的,可是她经躲在我这里,又不好揭发出来,我想着,手上觉得烫,原来刚刚倒的一杯热茶忘了放下,刚开的水烫的很,我猛地往摊子上一扔,水洒了,底下的女孩禁不住惊叫一声。

就是这一声,那个便衣的pol.ice把她带走了,她走的时候狠狠的看着我,她的脸颊烫了红红的一个印,好像个月牙。

咳,是枪决了一个女的,不会是她吧?她一个女孩子还能犯什么大罪?我胡思乱想着,小雨出来收拾东西,说:“哥呀!你怎么还在看上个月的报纸?”我慌忙放在一边,这不关我的事,我不能再想了。

今天生意不好,没有什么买水果的,空闲下来我又想起了那个"那好吧,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老孟看甩不掉男人,干脆停下来让他算下。女孩,不知道枪决的那一个是不是她呢?……”喵!”一只白色的小猫窜到我的摊子上,怎么赶也赶不走。天色暗了,我要收摊回家,那么这只猫呢?算了,我不是太讨厌动物,这伙又瘦又可怜的,连它一块儿收了吧!

小雨见多了只猫很高兴,特意借隔壁老头的猫咪洗浴液来忙了个不亦乐乎,洗完了一看,这家伙竟然是纯白的,漂亮娇小的很,小雨抱着它高兴极了,一个劲儿的说:“哥!你看多漂亮,小月多漂亮!”

“什么?小月?”

“是呀!我给它起的名字,你看它的头上有一块毛是红色的,像个月牙。”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到?”

“你看,是在侧面。”

果然是在侧面有红红的一个印,我不知道怎的就想起那个女孩来了,位置,好像是一样的。

猫咪被小雨宠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接近过我,我渐渐的把那个女孩的事情忘了。

一天,很偶然的,我去参观博物馆,走进了妹妹说的人体展览,老实说我是没有一点医学常识的,甚至没什么科学精神,参观这个纯粹是为了好,不过一进去才感到有点发毛,对着这么多的尸体很难泰然自若。我刚要出去,看到了那具女尸。

她身材娇小,头上蒙着布,手上戴着黑手套,脚上穿黑袜子,被开膛破肚的放着,好像是展览胸部器官。我看了她一会,她的皮肤很白,还没失去光泽,一定是刚死了没多久,虽然被那样子的陈列着,还是很幽雅的样子。她生前是什么样儿的呢?我忍不住想,走出去了。

那天晚上我就开始做梦,很乱很杂的梦,梦见自己成了个女人,被好几个彪形大汉挟着,挨打,上庭,冰冷的枪口和喷射在自己眼前的鲜血。

半夜惊醒,我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黑暗中一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但是江峰并没有睡着,因为想着自己能回家了,异常的兴奋,他望向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外面有着依稀的灯光,房屋飞快的倒退着,是那只猫咪,小月。我把灯打开,招呼它,它不动,弓着背冲我叫,我不知道一只猫生气是该怎样,不过这只猫是不高兴了,它的惨叫好像直响到我脑仁里。我捂住耳朵瘫在床上。

我病了,呆在家里哪也不去。小雨住在学校宿舍,家里只有我和猫。我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上上网,边上都带一只猫。小月对我是寸步不离,我没有赶它的意思,任凭它那么严肃的盯着我,一只猫咪呀!还能怎么样?网上一篇文章说,猫是有灵性的动物,还有魔法,我对电脑旁趴着看我的小月说:“你有灵性吗?你要是有灵性我们来聊聊天吧!”

“我和小雨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她都长大他看了眼睡熟的妻子小英,然后小心翼翼的爬起床,蹑手蹑脚往大厅走去,当他奇怪的打开灯以后,发现正是自己女儿莹莹闭着眼睛跑来跑去,嘴里还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了,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你说有多么惨,好不容易泡上个把女网友,还没一个是真心的……做人呀!你以为做人容易吗?还是做猫好,像你,白吃白喝白住白玩,还有人心疼你,哎呀,真是神仙的日子。”

我想象它回答了我,然后继续说。

“你说你是喜欢猫鱼,还是猫食?你可注意,我这样并不是说宠着你,溺爱是不好的,为了你今后的发展我决定严格要求,不过知道你的口味总没坏处,你是喜欢猫鱼还是猫食啊你?”

这样的问答渐渐变得有趣,我们的谈话涉及了各个领域,从隔壁老头的猫是否英俊潇洒到我的下一个女朋友的发型,无所不谈,最后,很自然的,我想起了她。

“那个女孩子也挺可怜,她不像是个坏人,我不是有意要烫她的,真的想那么干我也下不去手,你知道,我又胆小又心软。不过,她恨我是应该的,我毕竟那么想了嘛。唉,希望她在牢里过的好。"怎么回事?"”

我给猫咪看那张过期的报纸:“你们猫不是有法力?告诉我这里面没她吧?”

小月懒懒的叫。

一个朋友来看我,我一开门他吓了一跳,说你怎么这样憔悴?再一走进来又说:“你家里一点人气都没有,鬼气森森的,难免要生病!脆你跟我到寺庙里去求个符回来。”我答应。

戴上那个护身符果然神清气爽了不少,可我回家一进门竟然发现小月倒在地上无精打采。天黑了,还下雨,这猫不会有事吧?看它痛苦的样子我不忍,拿了个筐装上它,骑自行车直奔最近的宠物医院。

近来体力下降,蹬上车才发现有点力不从心,雨实在是大了,前面的路都有些看不清楚。刚刚拐过一个弯,一辆大卡车向我冲来。

我飞出去摔倒在地上,司机停下来问我有事没事,我爬起来觉得还好,猫呢?我的猫呢?幸亏有个筐和盖上的塑料布,它还睡着。我叫司机走了,急急忙忙的去兽医那里。

“这猫没事,根本没事。”兽医检查了一遍说。

我看那家伙,真想揍它一顿,伸出手去只拍拍它头:“下回不许再廖子涵买了几样礼物,然后来到了闸北区的间狭窄的出租屋里,肖月的母亲虽然眼就相中了女儿领回家的男朋友,但她提婚房,廖子涵踌躇地说:"阿姨,婚房我以后定会买的!"吓我!我们回家去。”怎么?腿软,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耳边有猫叫声。很惨的猫叫声。我沉在黑暗里不能醒,朦胧间到了博物馆,眼前是那具女尸。

女尸坐起来,揭开头上的黑布,她有弯弯的眉毛,细细的眼睛,很白净,一个声音说:“我等你很久。”

“是你?”我想起水果摊下的女孩子。

“是我。我恨你。”她的脸上有个淌着血的枪口,有她的泪,还有,那个烫出来的红红的月牙印。

无言以对,我看着她,她是一个可怜的绝望的魂灵,不过她现在是在笑着。

“不过,我现在不恨你了,你已经死了。”

我是死了吧?我不知道,我想了一想,问她:“我的猫呢?”

女尸不理我,说:“我村子里头天下午刚刚有下葬的,死者叫张悦娥。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不小心认识了几个坏人,他们把我拉下水,叫我做坏事,我害怕!我不要被抓起来,如果我被抓起来他们会把一切罪名都推给的,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是你,在我的生命中,你是最后一个出卖我的人!”

“我恨你。”

我听着,大凡一个人死了都会变成好脾气,我不管她怎么想了,我想我妹妹,想我的家,想我的猫,想我的水果摊,一切于是,乌云散了,雷也不响了,闪电也没有了,各种怪异的声音也消失了,天空又明亮起来,恢复到之前那个阳光灿烂样子。的一切,很想。我的人生,她的人生,我们本是素不相识。到现在……

“到现在,”女尸说,”你还不明白么?那只猫就是我,是我不甘心枉死的灵魂在猫身上,我要回来跟你算账,我终于成功了。”她微笑。

“你陪了我那么长的时间,哎,何必呢。”

女尸脸色一暗:“我不许你提!不许你提那些我作为猫的日子,被你当作宠物关心。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没人关心过我,我不稀罕谁的关照……尤其是你的。”

我答应着她,脑子里想的是别的事,我想到医院去看看小雨。

“你的仇报完了?那么好好的走吧!”我说,然后去医院了。

小雨在哭,我的几个好朋友在安慰着她,坚强些呀,傻妹妹。我心里酸酸的。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一个朋友说。

怎么?我还在急救室里?

我接近那间有人在里面抢救我的屋子,小雨的哭声传来,我不可以死呀!妹妹需要我的,我正想着,那个女孩竟出现了,她细细的眉毛下,细细的眼睛为什么我的前妻突然离世,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仍然没有续弦,这切的原因都源于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我本打算这辈子都不再想起,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可现在看来它又浮现出来了。盯着我:“你还等什么?我是要好好的走了。”她推我。

我飞了进去……

“哥哥!哥哥!”冥冥中妹妹的声音呼唤我。

我睁开眼,大家都是一片欢腾。

我康复了,回到不,厢情愿也不行!别忘了,赵倩是我女友!幺风风火火地急奔回家,并以最快的速度掏出纸条,把撕个粉碎。这事绝不能算完!宋老鬼。你竟然连我的女友都想碰,还有你那个龟儿子宋光乾,幺恨得咬牙切齿彳艮快写下了眼下最想做的事:"让蓝天集团见鬼去吧!让宋老鬼的儿子见鬼去吧!"了有妹妹和猫的家里,一如往日,只是那只猫好像很不耐烦听我说心事了,一天妹妹惊讶的说:“哥哥你看,猫咪头上的红毛没有了。”

我仔细一看,的确是。

小月是别人送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它的嘴里叼着我的护身符。

我抽空去博物馆看了看那具女尸,她躺着,很幽静。那天不知怎的黑布没有盖严,大家都可以看到她嘴角浮出的一丝笑容。

“妈妈,这个大姐姐为什么会笑呢?”一个很小很小不懂得害怕的女孩子问。她的妈妈想了又想才说:“因为这个大姐姐死的时候,觉得有了幸福。”

你真的有了幸福吗?

我也很高兴。

看来女尸还是没有吓到你,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