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会 >>列表

血色月亮

2020-07-31 21:13:56 字号:

十二月二十一,冬至这一天天冷的哈气都能哈出冰渣,晚上八九点钟的大街上早就空无一人。

矮小的楼房后面的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白天污水横流晚上已经结成黑乎乎的冰,阿峰穿着一身暗色的羽绒服佝偻着身子蹲在拐角处,接着朦胧的月色可以看到他那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铛铛铛铛……”不知道那个楼的人家传来整点的钟声,钟声响了10下,已经10点了,阿峰暗暗的琢磨,是不是太晚了不会有人经过了。

突然,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从小巷的那头传了过来,阿峰整个人都紧张了,他握住水果刀的手微微的颤抖,心脏咚咚咚的急速乱跳,额头鼻尖微微的沁出了汗珠,他轻轻的喘息着以此平复紧张的心情。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急也很轻,鞋底似乎带着一点点的后跟,听得出来应该是个个子不高身材偏瘦女孩子,或许是在公司加班刚刚下了末班车急匆匆的回家,也或许是约会完后在站点跟男友分开,还有可能是一个单亲母亲下了夜班正急忙回家照看孩子……

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阿峰咽了一口唾沫,突然站直身子从角落里跳了出来,一只手掐在来人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将刀架在她的眼前,压低声线:“别……别声张,把……把钱……都拿出来……,要不然,捅死你!”

一片乌云飘了了过来,将这片区域的月光遮挡的严严实实,阿峰看不到被他劫住之人的面貌,只感觉小小的瘦瘦的,在他手底下瑟瑟发抖。

女子有了动作,她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拽住阿峰掐在她脖子上的手,阿峰立刻紧张的都没了知觉,更加死死的掐住,女子突然拼命的挣扎了起来,阿峰另外一只拿着刀子的手也掐了上去,用力的,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阿峰的脸色涨得通红,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女子的脑袋便垂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阿峰傻在了那里,他突然松了手,女子的身体随着他的放手滑到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阿峰的脑中一片的空白,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女人,无比的希望她能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时间过了好久,阿峰的眼睛都瞪出了血丝,女子依旧伏在地上纹丝不动。

乌云飘了过去,头顶上的带有殷红的月色重新的挥洒了下来,阿峰这才看到地上的这个女子穿着一件浅白色的羽绒服,长长的头发遮挡住了面部,他有些神经质的将女子脸上的发丝拨开,摘下手套,将手指探向女子的鼻息处,毫无声息。

阿峰深深的呼吸了几个回合,将女子身上的包给拽过来打开,将里面的钱包手机统统的揣在了怀里,咽了口唾沫:“对……对不起,我也是……也是迫不得已,我的老婆丢下刚出生的儿子走了,我没钱买奶粉,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再也不赌了……对不起……”

阿峰自己对着女子喃喃了好久,这才抖着双手扶地想要站起身了,突然,地上女子“咳咳”的死命的咳嗽了起来,阿峰神经紧绷,内心恐惧无比,脑海空白一片,抓着水果刀的右手挥了上去。

等他清醒过来这才发现,地面上流了黑乎乎的一滩,水果刀上的液体吧嗒吧嗒的往下滴答,女子月白色的羽绒服上溅上了一大滩的血迹。

阿峰摇着头,手脚并用慢慢的向后爬着,兜子里粉色的钱包跟手机掉了他也好似没有看到一般,爬起身来掉头就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他停住了,睁大双眼看着不远处的巷口,一个身穿月白色的羽绒服的长发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盯着他。

他猛的回头去看身后的地面上,那里依旧躺着那个刚刚才断气的女子,白色的羽绒服上一滩的血水,一直流到了地上。

他又将头慢慢的转了过来,站在巷口的那个女孩慢慢的动了,缓缓的向阿峰走了过来,不高的鞋底敲打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这寂静黑暗的小巷子里一场的响亮。

“吧嗒”“吧嗒”好像有什么液体滴在了阿峰的脸上,顺着流向了他的脖子,他无意识的摸了一把脸,在月光底下他的手心黑乎乎的,一股子血腥味萦绕在他的鼻底。

他不能置信的摇着头,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漆黑冰凉只有天边的月亮散发着猩红的颜色,像是被血腐蚀了一般……

他缓缓的低下头,猛地看到,眼前是一张青白色异常狰狞的脸,脖子上好几道的刀口汩汩的往外淌这鲜红色的血液,女子缓缓的抬起胳膊向他伸出了手。

“啊……”无比痛苦的惨叫声从阿峰的嘴巴里吼出,他的一只胳膊被生生的撕了下来,血液如同喷泉一般直直的涌了出来,他捂着失去胳膊的创口疼痛的满地打滚,惨叫声异常的凄厉,但是周围居住的人们却如同没听到一般丝毫没有反应。

没过多久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阿峰的两只腿都被硬生生的撕了下来,大腿动脉里的血液一下子喷出了3米多远,阿峰满地的打滚,剧烈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他的脸上泪水鼻涕糊了一脸,嘴巴里血水含着口水嘟嘟的不清:“杀……杀……杀了……我……求……你……”

女子歪着脑袋站在他的身边毫无反应,只是溅满血水的脸上留下了一股清泉,嘴里不断的叨叨着:“妈妈,妈妈,你吃晚饭了吗?”

阿峰感觉疼痛在慢慢的减轻,身体慢慢的变的冰凉,渐渐的毫无知觉,他最后的目光,落在了天边那血红色的月亮上……

城乡结合部一个破旧的平房里,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怀里哄着一个不足百日的婴孩,婴孩刚刚饿的哭闹不止,现在似乎没有了力气已经睡着了,小脸通红睫毛上还挂着大大的泪珠……

老城区一个3楼的卧房里,下肢瘫痪的妇人焦急的一遍一遍的拨着手机上熟悉的号吗……

“慈善基金会这个月统计出来的名单上有3个特别需要照顾的人,小王,你过来看一下。”主任指着照片的一位老人和一个婴孩还有一个卧床的妇人的资料:“他们两个的亲人都离奇的死在了城中的一个巷子里,等会开会商议一下,是否需要每个月都去看望一下……”

加班到很晚刚刚下了末班车的张丽,看了一眼手表,即将10点,妈妈应该饿坏了,爸爸去世后这几年就只有自己照顾妈妈,她匆匆的走向她经常抄近路的那个小巷子。

小巷子深处的一个拐角,一个人静静的蹲在那里,手中的水果刀在血红的月色照耀下闪着锋利的光芒。

楼上一个女人开了窗,阿峰却像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一样,静静的伏在黑暗中。

那个女人望着空无一人的小巷,抬头看了看天上润白的月色,回头对着屋里的开口:“老公,明天一月一号我的生日,你要买什么给我?”


中国留学生西班牙被羞辱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2d352/